東亞文化交流研究室 - 專書一覽
天閒老人 獨立性易全集(下冊)
  • 作者:徐興慶
  • 出版社:臺大出版中心
  • 出版日期:2015年7月
  • 語言:中文、日文
天閒老人 獨立性易全集(下冊)
簡  介

獨立性易禪師,本名戴笠,於明清鼎革之際東渡日本,以儒、釋、道、醫、書法家的身分在扶桑留下不可抹滅的痕跡。
本書蒐羅、整理、解讀獨立禪師散存於日本各地的史料文獻,不僅是「域外漢學」的重要文本,更見證十七世紀中日文化的交流史。


本全集為收錄明末清初東行渡日的名醫、書法家、詩人、黃檗宗禪僧獨立性易禪師(1592-1672)之著作文集。第一部分為編著者撰寫之論文,介紹獨立的生平、渡日經過、在日發展,以及思想演進等;第二部分為獨立之詩文集史料匯編;第三部分為獨立相關官方紀錄與個人記述、年譜、印譜與鈐印解說,以及其作品之一覽全表。

杭州出身的獨立性易,原名戴觀胤,後更名笠,自1653年五十八歲時東渡日本將近二十年的時間,以儒、釋、道、醫的身分,在德川社會深深烙下其縱橫八千里路的中日文化交流足印。
本全集之編輯理念與架構,著重將分散在日本各處的獨立性易之詩稿翰墨做有系統的整理與解讀,從中日文化交流史研究的脈絡體系中爬梳其人物圖像,考證獨立性易在不同身分、不同時空下的人物交流與事蹟,循序漸進地探究其學問形成及思想轉化,進而釐清其思想理路,呈現其歷史定位。
作  者
徐興慶

1956年生,臺灣南投縣人。東吳大學東方語文學系學士,日本九州大學大學院文學碩士、博士(1992)、日本關西大學文化交涉學(論文)博士(2012)。曾任中國文化大學日本語文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暨日本研究所所長、日本天理大學國際文化學部客座教授、九州大學暨關西大學訪問學人(日本交流協會招聘學者)、日本住友財團「亞洲研究」計畫主持人、國立臺灣大學日本語文學系主任暨所長、國際日本文化中心客座研究員(2011.10-2012.9)、關西大學亞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員(2012.4-迄今)、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客座教授(2014.6-9)、國立臺灣大學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特約研究員、「東亞儒學研究」分項計畫主持人。現任國立臺灣大學日本語文學系教授兼日本研究中心主任。

著有:《近世日中文化交流史の研究》(1992)、《我國的日本研究現況及其未來展望:兼談中國大陸及韓國之日本研究現況》(2000)、《近代中日思想交流史の研究》(2004)、《台湾における日本漢文学研究の現状と課題》(2005)、《朱舜水與東亞文化傳播的世界》(2008)、《東アジアの覚醒─近代日中知識人の自他認識》(2014)等專書。

編有:《朱舜水集補遺》(1992)、《新訂朱舜水集補遺》(2004)、《德川時代日本儒學史論集》(合編,2004)、《東亞文化交流:空間‧疆界‧遷移》(合編,2008)、《現代日本政治事典》(合編,2008)、《東亞文化交流與經典詮釋》(2008)、《江戶時代日本漢學研究諸面向:思想文化篇》(合編,2009)、《東亞知識人對近代性的思考》(2009)、《朱舜水與近世日本儒學的發展》(2012)、《転換中のEUと「東アジア共同体」─台湾から世界を考える》(合編,2012)、《国際日本学研究の基層─台日相互理解の思索と実践に向けて》(合編,2013)、《近代東アジアのアポリア》(主編,2014)、《季刊 日本思想史》第81期(主編,2014)、《日本德川博物館藏品錄I 朱舜水文獻釋解》(主編,2013)、《日本德川博物館藏品錄II 德川光圀文獻釋解》(主編,2014)、《日本德川博物館藏品錄III 水戶藩內外關係文獻釋解》(主編,2015)等專書。
目  次

【下冊】

第三部分:附錄

壹、獨立相關官方紀錄與個人記述
貳、印譜并鈐印解說
參、獨立年譜
肆、獨立作品一覽表

跋/計文淵
編著者簡介
序  言

編著者序(摘錄)
徐興慶

回顧十七世紀中日文化交流的歷史,有兩個特殊場域。一為中國明清鼎革的戰亂,當時部分中國文人因「不食清粟」,紛紛飄洋東渡日本避難,這些棄國遺民,多半隱姓埋名,棄政從商、入佛,傳揚儒教者亦不在少數,每一位都背負著一段淒愴的歷史。一為日本德川幕府倡議儒教,重視佛學,移植明清的中國學問,使德川社會隱然成為拓展「域外漢學」的大本營。這兩個時代背景交織出中日文化交流的特殊性。

在如此時代背景下,東渡日本的戴笠(獨立性易,1596-1672)的事蹟,至今鮮為人知。筆者自三十年前開始穿梭於日本各地公私立圖書館、鄉土史料館,蒐集朱舜水一手史料,其間偶爾會發現「獨立性易」的史料,原先不太在意其存在。1986年12月,前往福岡縣柳川古文書館調查資料時,發現獨立與安東省菴、朱舜水均有書信往來;曾經撰寫〈千載一會〉記述三人之情誼;亦為舜水寫下〈跋安南供役紀事〉,感佩舜水「執義自高,不為磬折,死亡不顧,言奪氣爭,錚錚鐵石,今古上下,無其事,無其人」。總覺得獨立並非僅是小宅生順(1637-1674)筆下的泛泛之輩。這是啟發筆者研究獨立的動機。1997年,有機會到山口縣岩國市吉川史料館參觀,首次接觸數量龐大的獨立真蹟,因而認真思考獨立究竟何許人也?為何到處有其書蹟墨札?他在日本曾接觸過哪些人?做過哪些事?對德川社會是否有影響?這一連串的疑問,促使筆者開始蒐羅相關文獻,嘗試還原獨立在日本的事蹟,進而撰寫了〈獨立禪師與朱舜水:文化傳播者的不同論述〉一文,論述:(一)獨立寓居長崎潁川入德宅邸時期,與朱舜水的關係;(二)獨立與朱舜水對佛、儒思想的異同主張;(三)獨立與朱舜水對「詩」的不同論述。論文發表後,仍持續廣蒐獨立相關史料,至今已經過七個年頭。

獨立本名戴觀胤,後更名笠,生於浙江杭州。筆者為查明其身世,曾經前往大陸實地尋訪相關事蹟文物,可惜一無所獲,當地人士竟不知獨立其人其事。查閱中國方面的文獻,得知該時代戴笠有二,較為人知的是江蘇吳江之「戴笠耘野」,種種因素造成二人事蹟張冠李戴、以訛傳訛。對此,筆者根據柳川古文書館的獨立手稿、早稻田大學圖書館的《獨立禪師寶帖》以及靜嘉堂文庫的《有譙別緒自剡分宗》等史料內容,得以一一釐清其家世與生平。

為期全面性蒐得獨立相關文獻,筆者執行國科會「中日文化的傳播與影響:以明清、德川初期的獨立禪師為考察對象」專題研究計畫(2011年8月~2013年7月),幾度專程赴日進行田野調查、文獻蒐集,課餘則從事解讀及校對等工作。此間更有效利用在京都國際日本文化研究中心訪問研究一年(2011年9月~2012年8月)、在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擔任客座教授三個月(2014年6月~9月)的地利人和之便,透過學術研究單位的特殊管道,或經由館際資源共享服務,直接取得珍貴史料;或獲得推薦引介,得以遍訪日本大大小小的公私立博物館、圖書館、鄉土史料館以及寺院,順利一睹真蹟並取得影像。

獨立執筆的諸多詩稿翰墨,隨其在日本的足跡,散存於九州、山口、大阪、京都、東京等地。寺院方面即有:長崎縣諫早市天佑寺、長崎市聖壽山崇福寺及平戶市瑞雲寺、山口縣下關市光禪寺、岩國市龍門寺及岩隈八幡宮、大阪府高槻市祥雲山慶瑞寺、京都府宇治市黃檗山萬福寺、福島縣福島市黑岩山滿願寺、栃木縣大田原市雲巖寺、埼玉縣金鳳山平林寺等。公私立典藏機構或學術研究單位則有:長崎歷史文化博物館、柳川古文書館、九州大學、岩國徵古館、吉川史料館、神戶市立博物館、京都國立博物館、禪文化研究所、早稻田大學、國立公文書館、國立國會圖書館、東京靜嘉堂文庫、東京國立博物館、德川博物館、水府明德會彰考館、福島美術館等。

本全集之編輯理念與架構,著重將分散在日本各處的獨立史料,做有系統的整理與解讀,希望從中日文化交流史研究的脈絡體系探討其定位。全書分上、下兩冊,上冊第一部分先藉由論文〈「儒、釋、道、醫」的中日文化交流──從戴笠到獨立性易的流轉人生〉,解析獨立的生平事蹟,梳理其在德川社會的身分轉換、人際關係以及所扮演的角色,同時論述獨立在日期間的文化活動,以及所產生的影響;第二部分為獨立的詩文集,收錄其文稿、相關往來詩書、詩篇、書蹟墨札暨抄本。下冊則編入真蹟圖錄與附錄,主要有:(一)獨立相關官方紀錄與個人記述;(二)印譜并鈐印解說;(三)獨立年譜;(四)獨立作品一覽表。

獨立遺世之書簡、詩文為數不少,三百多年來,曾有數位與其淵源頗深的日本文人雅士、鄉土史學家進行整理與研究,可惜多未能順利刊刻、廣傳於世。諸如:獨立的弟子高玄岱(1649-1722)曾編成《天外老人集》,無奈十五卷珍貴稿本盡皆毀於1746年築地大火,有鄰(1691-1773)因未能遵照父親遺願,於校訂後將之付梓,故造立「天外一閒人髮齒碑」,刻文懺悔並誌始末。

幕末明治初期的儒學家東條琴臺(1795-1878)曰:「余向得《天外老人集鈔》二卷,讀之始知其學術主於洛閩,文章經藝,固不讓朱舜水。高天漪編集獨立全集,將刻布之,稿本罹火,散佚既舊,其言見于源良弼者所撰〈獨立髮齒碑〉。極知天漪家,更無副本,而其鈔之者,不詳何人所為,蓋係于天漪門人所手寫無疑。余收之掃葉叢書中,天保五年甲午二月,余家罹火災,亡之,今追思之,不可再得,可惜可歎。」可知抄本《天外老人集鈔》二卷,也在八十八年後化為灰燼。

而讓獨立醫術、學藝得以盡情發揮的岩國吉川家,則留有儒臣宇都宮圭齋(1677-1724)訓點或抄錄自原始手稿的《天閒獨立書牘寫》、《獨立詩文》與《獨立墨蹟寫》,這些抄本及大部分原始手稿已移交由日後成立的岩國徵古館典藏。同館另藏有岩國極具代表性的鄉土史學家藤田葆(1829-1921)編錄的《獨立遺事》、《獨立遺藻》詩文集二冊,編者自跋均題於明治二十二年(1889)四月。《獨立遺事》由藤田葆親筆抄錄,附有佐田白茅之跋文;《獨立遺藻》則經他人謄寫,內容亦有所增刪修改。二書所錄詩文的原始手稿,絕大部分未能收藏在岩國徵古館或吉川史料館內,這使得《獨立遺事》、《獨立遺藻》成為目前一窺相關詩文的唯一管道。以上諸書也都未能付梓刊行。

直到1961年,立足於宗教文化視域,以編年體裁記錄獨立交遊、涉獵等生平事蹟,並且對應直接、間接相關的時代背景,從時空脈絡形構獨立圖像的《天閒老人獨立易公紀年》一書問世。這第一本活字印刷的獨立研究專書,是鄉土史學家吉永雪堂(1881-1964)對獨立進行脈絡性考察、深入探析而成的研究成果。吉永氏將其畢生行腳日本各地蒐集而來的黃檗相關文獻資料,捐贈給京都萬福寺,寺方因而成立「吉永文庫」,連同吉永氏數量龐大的親筆抄稿,都妥善保存於寺內文華殿。2012年8月,筆者有幸得京都萬福寺黃檗文化研究所田中智誠和尚許可,在文華殿閱覽並拍攝吉永氏親筆撰錄的十三冊獨立相關文稿,這些未刊稿本之大部分,藉此全集的出版,將之釋解、公開。

獨立寓居長崎之際,曾應岩國領主吉川廣正、廣嘉父子之聘,四次往返岩國行醫兼及文化交流,時間長達六年之久,故其真蹟大部分典藏在岩國徵古館與吉川史料館。筆者三次前往調查史料,承蒙岩國徵古館學藝員松岡智訓先生、吉川史料館館長藤重豐先生以及學藝員原田史子女士多方協助,順利取得珍貴且為數甚多的史料。尤其,藤重館長年歲已高,仍堅持站著全程參與史料拍攝工作;原田學藝員個頭嬌小,卻身手敏捷地將大幅屏風在密不透風的庫房中扛上扛下。謹此致上最深摯的謝忱!又,獨立撰寫的《書論》是研究其書法不可或缺的史料,三百餘年來一直由埼玉縣的金鳳山平林寺收藏,至今僅部分公開於寺方出版的圖錄《平林寺:特別展:平林堂開単100年野火止用水350年記念》中。筆者亦前後三次往赴該寺,拜訪松竹寬山住持,表明出版全集的意願,終獲首肯,得以閱覽《書論》的真蹟,並取得拍攝及出版許可。特此申謝。
內容連載

梅影玉魂
楊儒賓

我對獨立的印象始於他的書法與文化形象。

在十七世紀東渡扶桑的華裔文人與僧侶中,我偏愛獨立戴笠的書法作品。獨立東渡日本後,從隱元出家,隸屬黃檗宗。但世所稱黃檗三筆,無獨立之名。三筆中的即非如一的書作清媚多姿,頗富書家氣。隱元隆琦與木菴性瑫則墨濃筆健,雄邁粗豪。後世所謂黃檗書風,大抵指的是走隱元路線的書家,他們多愛寫一行書,字體也多濃眉叱目,如猛虎當道。禪宗有「萬里一條鐵」此一偈句,每遠觀黃檗僧侶的一行書,但見墨團滾滾,直中劃下,真是萬里一條鐵。

佛弟子總該是同體大悲的,字跡似乎也當逼肖其人。八大、弘一、良寬的字都枯燥中帶有絲絲的閑趣與生意,方外之士的字好像都該如此才算心筆相映,黃檗書法卻剛好相反。筆者個人的書史知識相當欠缺,不知黃檗書風受何人影響。明中葉後當令的吳門、華亭書風長得不像這樣,明季福建最富聲名的書家張瑞圖的書風劍戟森嚴,黃道周的書風古拙太玄,同樣見不著黃檗味。

談獨立,牽涉到黃檗書風,主要是對照用。獨立的字清瘦飄逸,遊絲纏綿,墨色多淡,間見飛白。不管遠觀近觀,皆如王謝子弟,飄然不群。杜甫詩:「書貴瘦硬方通神」,杜甫對美的偏向很強,不喜豐盈,而喜硬瘦。如用其語以月旦評黃檗諸家,我相信杜甫會選獨立,而不是隱元。在渡海一代俊彥中,獨立墨跡特顯清癯軼倫。據說獨立書藝受王寵影響,是耶?非耶?恐怕也是想當然耳。

獨立的頂相和他的書作可以相互輝映,我們現在常見到的獨立頂相是喜多元規畫的,短筇布衫,滿頭銀絲,天生一副天外苦行頭陀貌。他常用的印章有「天外一閒人」、「天閒老人」、「遺世獨立」諸印,印文氣魄極大,顯然不是應酬而刻的,而是有自況之意。能使用這幾塊印章的人還真不多,如果不是在前現代作海外遺民,如果沒有坎坷流離的生涯,更重要的,如果沒有出家後這個孤傲的法名,印文即會落空。他有他那個時代特有的奇男子的氣概。每看到他的字,他的印,他的人,不由自己地,總會飛閃出陳寅恪的名言:「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此獨立與彼獨立,連詞性都不同,實在沾不上邊,但我就是會將它們聚在一起,或者他們的「獨立」還真有相通之處。

然而,他最後的辭世詞云:「鑿々塵々傍海邨,不忘殘夢繞空軒。咄!任他凍折梅花影,接却江南白玉魂。」到底說什麼呢?被凍折的梅花影,銜接上的白玉魂,獨立在江南有什麼前塵往事?此詩署款:「壬子仲冬六日,臨命手筆,禿頂漢老獨立」,字跡意外地粗獷有力,可謂臨終不亂,「禿頂漢」一詞仍可見其倔強。此篇辭世作的書法精美,詞句也美,但指謂卻極撲朔迷離。我相信浮現在臨終前的獨立腦海的意象,應當不是聖徒的靈悟,也不是烈士的證詞,而是七十七年生涯總總難解的糾結。

在十七世紀東渡日本的華裔人士當中,獨立東渡的目的頗不清楚,朱舜水幾渡扶桑,其目的在乞師復明,終其一生,倔強如一。隱元東渡雖然不無可能有些政治的意圖,但主軸是宗教的使命感,這種意圖也是很清楚的。獨立為什麼東渡日本?反清復明?似乎不像。獨立對清廷的統治相當不滿,詩文中也不時露出麥秀黍離之思,但他畢竟不是朱舜水、張斐。為了宗教的傳布?顯然不是,他後來之所以皈依隱元,動機恐怕是很現實的,大概是在異地生存不易,所以需借宗門以庇蔭。獨立加入黃檗僧團後,一直受排擠,渾身不自在。閩、浙省籍之爭是說得出來的因素,獨立也一口認定受福建幫僧侶欺壓。但圍繞在隱元身旁的弟子是否認同獨立的佛弟子身分,恐怕也是重要的理由。

獨立的生平事蹟缺乏朱舜水那般的衝撞力道,但他的人卻又有股奇異的人格魅力,這種矛盾造成一種獨特的張力。三百多年的歲月流逝了,圍繞著獨立四周的謎團不見得拂得開,然而,這位骨子裡非儒非佛的僧侶畢竟在十七世紀的中日交流史上,留下不可抹滅的痕跡。他的醫術、書法、印刻在扶桑都有傳人,而且形成流派。獨立和黃檗僧團、東皐心越、朱舜水、陳元贇這波海外遺民,共同創造了一支新的江戶文化,他們聯合將東海的交流史推向了歷史的高峰,獨立是不該被遺忘的。

但獨立還是差一點快被遺忘了,在十七世紀這波卜居海外的畸民中,獨立這位重要書家的命運特顯坎坷,坎坷不僅在於他生前有家歸不得,更大的打擊在於他的精神所託的著作不得流傳。獨立身後,他的作品曾幾次集結,但幾次都在即將付梓之際,竟罹無妄之災。相對之下,黃檗三筆的每一筆都有個人文集、語錄流傳於世,而且僧徒食繁,瓜瓞綿綿。獨立這位望鄉的遺民卻只能孤坐海邊,遙想江南而神傷,緬憶往日空軒中的白玉魂。

後無復繼者,豈能成乎?興慶兄在獨立逝世三百多年後,毅然負起蒐羅遺文的使命,幾渡扶桑,幾乎走遍獨立生平經過的路途。興慶兄所蒐羅的文獻不知能否抵得上江戶時期幾次的集結?但可以確信的,這些詩文不少如同考古出土,所以即使江戶時期的蒐羅者也不見得全部看得到。纘先人之遺緒,發潛德之幽光,昔人視此為絕大的功德,當今則可視為功在士林之學術業績。在獨立逝世五個多甲子後,因興慶兄的努力,其人精神竟能復甦,我們終於有本初次集結的印刷本獨立文集可以閱讀,不能不說是非常幸運的事。
go to top